文章详情

神秘录之狼人(Werewolf)

闲谈神秘录 2018-09-11 浏览(106)



    狼人在欧洲声名显赫,如果愿意去打听你甚至可以在那里获得数百个不同的故事版本,可主题却几乎都是痛苦的,大到足以覆盖获得力量的满足和冲淡永生的喜悦。与此相比游戏玩家在有关作品里则是拥有着灵活地选择,加入它们或拒绝对抗它们或逃脱,总有一种行为适合着自己。但首先,为了可以舒缓顺滑地走近该种怪物,我们还是从历史环节开始一步步的了解吧。


    15世纪初的瑞士率先重燃了狼人论,16世纪时带动整个欧洲,17世纪中叶到达顶峰后18世纪末开始没落,时间跨度上与巫术当初被鼎力崇拜到最后遭遇暴力审判的岁月几乎一致。就像对女巫施以火刑那般,针对狼人的剿灭活动在当时也是颇为盛行,讽刺的是,武装到牙齿的狼人猎人们从始至终都没有完成过一次像样的狩猎,欧洲野生狼的数量在那些年间倒是大为减少。然而经过100多年的沉寂,狼人于20世纪时又再度活跃在了人们的眼前,不同的地方在于它们这次的舞台搬到了小说上,电影里和游戏中,并且借助特殊地魅力还在哥特式恐怖与奇幻文化的相关流派中取得了重要的一席之地,但我们还是要回到起初,回到无论是对狼人还是人来说最黑暗的那会儿去见证一些东西,就比如 彼得·斯档普(Peter Stumpp,1564-1589)案。在此事之前,当时的狼已被大众划分到了巫术类动物多时,甚至说它们在邪恶力量的影响下还能骑马与直立行走,斯档普案的出现则直接升级了恐慌,把人们心中长久以来的不安最终转变成了暴怒,因为这个德国农民被指控沾染巫术,变身为狼与食人等罪名,而其本人对此也是供认不讳。彼得讲,他从12岁就开始疯狂的研究巫术,并在小有成就后还获得过一位魔鬼的馈赠,那是条充满邪气的皮带,每每穿上它时无尽的贪婪和对血肉的渴求便会不停的环绕自身,如果屈服于欲望他就可以变成一头强壮的人形狼去猎食别人,彼得宣称人肉的美味程度高到无法形容,其次则是羊。执法者们在搜取罪证时并没有发现彼得的那条黑巫皮带,但其住所里确实堆着许许多多的人类残骸,当然里边还有羊的,鉴于不少骨头上都有着清晰的巨齿咬痕,故审判方坚信彼得确实是一头狼人,于是在数罪并罚的严惩下当事人被处以火刑。
    此案的影响是恶劣的深远的,彼得·斯档普 那象征终结的灰飞烟灭,却在整个欧洲掀起了新一轮的巫术灭绝活动,而且相较之前还更加的疯狂野蛮,骇人的热情一直持续了几十年才稍稍地有所冷却。之后,有关巨大的人形狼在夜晚出没或袭击人的遭遇报告仍旧是层出不穷,如果说个个都属虚报那肯定不可能,很显然,人利用附过魔的皮带成为狼人的方法只是几百种的相关技术之一而已。


人的善变,愚昧,狡猾与冷漠等特点,对狼人来说也许恰恰是最诱惑它们肠胃的地方

    狼人概念的最早出处,应该是来自于 原始印欧神话(Proto-Indo-European Mythology),这称谓在里边仅仅只是用来形容一种特定风格的战士,但后来被异端信徒与恶魔崇拜者们分离了出来,渐渐地划入了幻化或附力的巫术类别。14世纪前整个欧洲对狼人现象的关注一直不温不火,可民众不时地总会提到议到,就好比如著名英国文人 玛丽··法瑞西(Marie de France)所写的一篇诗。

    她完成于1200年的该部作品名为《Bisclavret》,里边地主角是一位饱受超自然力量所困扰的贵族,他每逢星期三的午夜都会原因不明的变成狼人,但只要拿自己其它的衣服给披上后就能够变回来,所以这个男人一快到那时便会准备好衣物还到处躲躲藏藏。其妻在获知此秘密后准备使个恶计来害死他,以便将来与情人的私会可以再无顾虑,于是有一次她跟踪了丈夫,伺机偷走了对方的衣服还向宫廷卫队做了报告,酷爱狩猎的皇帝在闻讯后决定亲自率军前往,狼人眼看着危险逼近也只能奋力的奔跑,于是两方就如此你追我逃了一整夜。可怜的贵族虽已怪力包身但仍是体力有限,天刚亮便喘着粗气倒下了,皇帝喝令部队停止,准备自己上前给予最后一击,没料到眼前的狼人竟然开口说了话,在仔细听了对方的陈述后,并不昏庸的那位叫人回去取来贵族的衣服验证了变身一说,顺便还仔细调查了报信人,于是一桩谋害亲夫案就立刻浮出了水面。 玛丽的该篇诗其实是当时圈内为数不多的几部相关作品之一,因为在信神宗教的全力压制下有些话题确实不方便放到桌上,而狼人在维京时代所受的仰慕追捧应该是历史里最高的。古代挪威的一位传奇战士 哈罗德(Harald)据说就是位真正的狼人,与其为敌是极为不明智的事,因为他在战斗的时候从来就不会感到疲惫也不需要休息,当哈罗德狂暴之际会迅速褪去人的外皮变成一头狼人,没有任何盔甲和盾牌可以抵挡得住他的牙齿与爪子,一般认为,这位英雄人物的能力是远在瓦尔哈拉的 奥丁 所赐予的。另外,11世纪的白俄罗斯王子 费歇斯拉夫(Vseslav)也被确定为是一头狼人,据称他战斗能力高超速度惊人,但仅有几次公开展示过那快如疾风的移动技巧,最重要的是在入夜后此位王子还能化身为狼去巡视自己的城镇。虽然欧洲各地对狼人都有着不同的敬畏或仇视程度但观点上总体还是分为两大派,即西欧的狼人巫术说与东欧的狼人死灵说(被吸血鬼创造),然而一些医学者却有着自己的看法。

    伦敦人类医学院的 李·艾埃士(Lee Illis)博士曾在1963年发表过狼人病始末论,其认为那些被大众惧怕地都只是同时患有卟啉病与多毛症的可怜人,因为他和她们惧光所以只有晚间可以出来走走。可该说法立即遭到了位同业人士的反驳,此人表示李博士的传说学识过浅,以至于不知诸多资料对狼人的特征描述通常都是狼多人少,如果硬用疾病学来解释那狂犬病会有几倍以上的说服力。


许多不洁的生物和黑暗的法术都需要满月的出现,以此便可获得足够的力量来实现突破

    欲知道更多细节,我们将不可避免地走进欧洲各地的神秘说法,来看看民间是怎么描述狼人的故事的。首先就变身时效而言也有着两种认定,1:自发性的将是永久转变,倘若一个人在思想里拥有着非自然的强烈的狼类归属感,那么其便会渐渐地越来越像意愿中的那种动物,长时间如此后甚至可以长出相应的毛发与改变面貌,此类被归入了灵魂污染范畴(注意!该观点并不适用于解释德鲁伊教的某些特性)。2:被动性的仅仅暂时转变,诸如被施巫,被恶魔赐力或被狼灵附体等等。

    民众甚至还归纳出了狼人在未变身之前的鉴别方法,据称简单到只要检查嫌疑人的眉毛延伸指甲形状与耳朵轮廓的一些微小异样就行,当然走路姿态也算在内,因为狼人回到人形后某些细节终归无法完美复原,俄罗斯历史上的一些神秘会审判嫌疑人的方法是,先将对方按住然后剥下其一小块皮肤或翻看舌头下面,如果期间发现了狼的绒毛那么就可以定罪了。另外如何成为该种怪物也是有着诸多定论,一份无法追踪出处的巫术资料上曾经记载:意欲如此的人首先要抓住一头野狼,完整的剥下它的皮炖烂它的肉,然后把肉汤抹在自己的背上再披上皮,还要去喝该头狼在泥地上留下的脚印中的雨水,时至下一次满月便可成为狼人。德国,意大利与法国的有关说法是,如果一个人在星期三和五的晚上睡在户外时被月光恰巧照到脸就得接受恐怖的转变,但此法还不是最速成,倘若有必要一些崇拜恶魔的教派可以直接把合适的信徒咏咒成狼人。有些学者认为人变成狼人乃是源自于上天对恶人的惩罚,就比如希腊神话里的一个著名故事:阿卡狄亚之王 吕卡翁(Lycaon)为了满足自己对 宙斯 那无所不知的好奇,准备将自己的儿子做成一盘菜来款待天王,看看他在吃之前能不能发觉此事,不出意料,该种残忍恶心的行径刚在厨房里实施就激怒了饭桌上的宙斯,于是其把吕卡翁变成了一头狼人接着复活了躺在盘子里的男孩。但就像其它的人类观点,并不是所有闻者皆能够认同狼人的种种负面说法,1692年时,一位八十岁的老人突然在公开场合表示:“所有狼人都是神圣的,都是上帝手下的猎犬,像勇士一样的它们会踏入地狱与恶魔交战,会毁掉堕落人类的灵魂,如此恶魔便会失去补给以致无法壮大,而且狼人们死后也可升入天堂。”此人便是著名的拉脱维亚神秘学学者 瑟斯(Thiess),但上面那些话显然没给其带来什么好果子,最终他因异端迷信获得了极重的鞭刑险些送命,其实那个时代遭遇不幸的敢说敢言的神秘学学者并不比科学家少到哪里去。

    于文章尾声之际说点儿个人看法吧。在现今社会,狼人该种怪物似乎只是娱乐需要的产物,只是古人的臆想,然而笔者可不这么觉得,狼人不但实实在在存在过而且仍旧活跃于此刻的西方,只不过更加的隐秘更加的不惹人耳目了,就如同其它那些被历史所频频记载的还健在的隐秘种族一样,或许,狼人的近况已经大大超乎了我们的想象,在此刻这个相较以往更加自由更加包容, 但也更加傲慢与缺乏信仰的时代里早就活的非常有滋味了也说不定呢,啊~ 愿神明保佑脆弱地人类。(




回到顶部